成濑哀

致力产糖一百年!山风最高!乒乓球重度中毒中!楼诚初心不改!

【昕博】手心的温暖 小甜饼使我快乐

写在前面

这是一篇向 @有个钢琴师他叫1900 表白的文(假装能at到)

日常小甜饼~苏州世乒赛昕博对决后自己的脑补,如有OOC都是我的错

这是个没有彦公主的平行世界,重说三。我对不起彦公主,但是我还是想默默的圈地自萌个方昕暗许(跪)请勿上升真人,谢谢!

 

 

【昕博】手心的温暖

 

    比赛结束了。

    终于结束了。

    看着许昕捂着肩膀的样子,方博完全高兴不起来。

    推开休息室的门,他看见许昕坐在背对着门口的那条长沙发上,肩上敷着用保鲜膜绑好的冰袋。

    听见声响的许昕回过头来,笑着喊了他的名字。

  “博儿~过来坐呗~”轻松戏谑的语气仿佛是最明媚的少年一样无忧无虑到了甚至有些没心没肺的样子。

  “肩膀……怎么样了?”其实他问完这句话也知道自己说了句废话。能好么?只不过他还是想说的什么,和眼前的这个人。不然他怕下一秒的自己就会哭出来冲上去一边揍他一边吻他。

    “没事儿~歇会就好~习惯了。”

    方博看着他右手边已经只剩一点水的空玻璃杯和空了一格的一板止疼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伤痛的滋味,他们都一样清楚。而他面前的这个人也是最擅长把那些苦楚都咽回自己肚子里,永远笑容灿烂的乐天小傻瓜。

看着沉默的站在那里的方博,他又笑的更灿烂了。

“还不过来?心疼了?快过来给我个安慰的拥抱呀?”

“……许昕你大爷的”

罢了,自己对他,终究是没有办法的。

许昕腾开长沙发自己右手边的位置,拍了拍皮垫软软的面料。方博走过去坐了下来,沙发轻微的抖动让一滴汗水从许昕的额头沿着形状好看的眉骨滑落下来,沿着线条利落的下巴滚进运动衫的领口,消失不见。

“吃了药是准备上之后打混双那场?”

“嗯,混双打完了之后我就去打封闭啦~打完封闭要歇三天。”

听到“封闭”这两个字,方博有些发僵。直到现在他也没明白这玩意对他们这种顶尖运动员来说到底算是灵丹妙药还是饮鸩止渴,毕竟全队封闭打的最凶的就是他的藏獒师兄。打完之后张继科的样子,除了师父、刘指和龙队以外就他最清楚。

“好啦~比起这个还有别的更值得说的吧,”以许.刘指导认证的聪明人.昕的头脑想要弄清楚自家爱人的想法那简直是秒秒钟的事情,他正了正色,非常认真的说:“今天打的很棒。”说完轻轻的在他圆润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尼玛当我三岁小孩儿吗?!”忍不住了小小爆发一下的方博送他一记爆栗,“别特么给我转移话题!”

“我是认真的,博儿。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咱俩今天这场比赛。梦里面的你还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小蘑菇头样子的你。”他看着方博黝黑的瞳孔,语气里带着怀念,“我梦见我们打到第七局,我肩伤犯了,疼的抬不起来,球网对面的小蘑菇头突然哇的一声哭出来,跑回场边抱着刘指导说‘我不打了,许昕哥哥受伤了,我不打了,算我输了就好了…’”

“哎哎哎那么久远的黑历史就不要翻出来了好伐?”被翻出往事的方博有点窘迫。

其实第一次听说方博这个人是在秦指导和肖指导聊天里,知道要来一个因为不忍心别人输球的新孩子。当时许昕就想着这孩子简直傻的可爱,又是滥好人的过分。竞技体育这个东西哪里容得这样手下留情,而且如果假设那场球的对手就是许昕自己的话他也并不会因为这个而开心,反而会觉得他是不是瞧不起自己才给的怜悯,绝对是要冲上去揪着领子问一句“你到底什么意思”才行。

“我特别怕你会心软……”

“我不会!”方博忍不住打断他的话。

“你会!”许昕决绝的打断了他的否认。“最后那几个球一板好一板坏,不是心软是什么?”

“我……”他没办法否认否认许昕的话,没办法否认自己当时内心的波动。

 其实方博这个人真的是个温柔的好人,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在这个残酷的竞技体育世界,岁月在他身上包裹了厚重的盔甲,锻造给他它锋利的武器,推挤、保护着他一路向前,风雨无阻。他知道这是才是对的,也知道当年的自己是多么天真而不合时宜的温柔。所以他甚至开始更进一步的锻炼自己的胆量,怼天怼地,不怼个全队追打人神共愤、围观群众纷纷送上“祝你平安”就誓不罢休。

内里那个蘑菇头的少年他一直都好好的锁在心房,只不过今天由于对手是那个特别的人,所以不由自主有些动摇。但他知道,如果因为这个放水,那许昕一定不会原谅他,所以他最后咬咬牙狠狠心挥下最后一拍。

其实这场比赛里面许昕也是有掺杂自己的私心的。他很清楚的之后,两人的对决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总有一天,他们会站在更大的舞台上——不论是或是站在网的同一边,或是站在网的对面。他要帮赛场上的方博更彻底封印住那个不合时宜的少年,让他不再有任何迷惘。所以在最后的那几个球的时候,即使身体的伤痛叫嚣着让他放弃,但他仍是一板一板用尽全力,调动他所有的灵感和精神,顽强的打回所有他能打回去的球,甚至是那个神来一笔的背后击球。尽管这种延长的比赛让两个人都煎熬无比。

“所以你非要我把你肩膀打废了就高兴了是吧?!”想想都觉得后怕的方博习惯性的怼了一句。

“怎么会~我是要和你一起写进大满贯记录的男人啊~才不会这么轻易就废了呢!”许.被博儿怼了很高兴.当然要怼回去.昕牵起一个灿烂的笑容,因为近视和疲劳显得微微有些失焦的双眼仿佛在展望未来,“我要所有人像期待着‘科龙大战’一样期待着未来我们的‘昕博大战’;我要和你一起站上奥运会团体赛的冠军领奖台;我要和你包揽所有双人项目的金牌和单人项目的冠亚军。”

“好好好~在那之前,先把你的肩膀养好吧!帝国的第一盲打先生~”看着这个男人他忍不住笑出声,这个骄傲、聪明、温柔、倔强、有些腹黑、嘴坏(虽然自己好像没什么立场说)的属于他的男人。

“不对,眼前目标的应该是赢下晚上的混双冠军!作为我们共同通向梦想殿堂的第一块铺路石。So~give me five!”

他笑的更灿烂,面容仿佛和方博记忆中第一次见到许昕时的样子重合了。那是一个积雪还未消融的、有些寒风凛冽早晨,他进国家队的第一次晨练。

一个少年背朝着阳光走过来,向他伸出一只非常好看的手。

“你好,你是方博吧?我叫许昕,欢迎来到国家队~以后请多指教。”

迎着光线,方博看见了那个比阳光还要耀眼的少年,握住那个这一生都会在一起的少年的手。

手心的温度温暖而美好。当年,现在,未来。

 

END

 

终于写完了啊啊啊!人生的第一篇昕博啊!

如果你们觉得互怼的不够味……我承认……确实是这样……但是看完那场虐心又虐身的比赛之后我怼不下手啊啊啊嚎啕大哭。

其实看那场比赛真的很纠结,那个一板好一板坏也是大魔王解说时候的原话,想想两个人心里的感受简直虐到爆炸啊。

我是爱博儿啊啊啊啊!那个不忍心别人输所以让自己输了的孩子真是好孩子啊啊为啥现在成了帝国の怼王呢?应该是有他的深意的吧(思考脸)

讲到昕爷也是,最后一局互相之间一球一球焦灼的打到11-13…中间各种听见解说说伤到动作变形、肩膀抬不起来什么的真的是泪目啊啊啊!是我的话我绝对会考虑到晚上混双的决赛而保留体力什么的啊!但是昕爷也绝不放弃,多么完美的体育精神啊!(那个背后击球真的太帅!还收录进了蟒蟒的酷帅特辑,当时第一次看到的我真的想不到这是一个受伤的人打出来的球啊!)

所以即使不是站cp的角度,我也要说这种‘尽我的全力是因为我尊重我的对手’的精神真的太感动啊!国胖队员都是伟大的运动员的啊!

其实这篇文里面很多两人的内心活动都写的是我对他们的理解,所以如果OOC的话都是我的错。

再次感谢看完这篇文的亲~红心和小蓝手请不要大意的砸过来吧!

最后放几张萌萌哒少年昕博~图源自网络,如有不妥,请通知我删除~谢谢大家!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