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濑哀

致力产糖一百年!山风最高!乒乓球重度中毒中!楼诚初心不改!

我已经被蟒蟒苏跪了~桃园眷村

联商首页 -> 资讯动态 -> 行业动态 -> 正文

包子两只起售26元还人流过千 谁在消费桃园眷村?

2016-06-02 09:33

 手机上看资讯,请下载客户端

小吃店桃园眷村店的价格,用上海话形容叫做“辣手”:一碗咸豆浆 12 元,培根蛋烧饼 25 元。最近它们还推出了包子,两只起售 26 元,胃口好的,一顿下来可以吃掉超过 40 元。一样的单品在台湾阜杭豆浆卖同样的价格,单位却是新台币。

桃园眷村是一个创立于上海的台湾小吃连锁品牌,和永和大王这种看似挺像,但是和火车站、医院旁都很常见的永和相比,桃园眷村既不卖饭和面条,装修也要清新很多。从 2014 年的上海泰州路首店开始,这个品牌连续开出 7 家店,选址大都是购物中心、高端写字楼,或者藏在社区边上的新晋园区。

在上海,经营豆浆油条业务的商户通常做的都是早点,而桃园眷村吸引的却是夜宵人群。这倒不是说上海就没有同类夜宵产品,但与这些竞争对手相比,桃园眷村胜在环境整洁。

桃园眷村的店铺设计并非外包,而是由公司内部的团队完成。桃园眷村新天地店的店长吴宁刚告诉《好奇心日报》,桃园眷村董事总经理聂豹的主业是女装,因此有室内设计的人力资源可供调用。此外,品牌总设计师程辉在桃园眷村的微信推送文章里表示,一开始他对品牌的构想就不是单一的食肆,未来可能卖衣服、变成酒店品牌……因此他选了一个模糊而遥远的名字:桃园眷村。这个名字源自国民党军为了安置家眷,在台湾兴建的房舍。

日月光店:花纹毛玻璃、榫卯木结构、春联、白瓷砖、以及各式各样的繁体字标语

店铺风格带点沪式怀旧,比如置物架上放着的旧饼干盒。菜品是台湾,虽然销售豆浆、油条、烧饼、饭团,和上海人印象中的早餐四大金刚品种一致,又略有不同——据说是老板从台湾引进的改良品种。如果你去吃过台湾的阜杭豆浆,就会明白其中的区别:比如烧饼更像是中西结合,里面夹的是培根鸡蛋。

很显然,桃园眷村分到了装修带来的红利,它吸引了那些对“找个地方坐坐”有需求的人群——因为如此,桃园眷村的竞争对手并不是其他小吃店,而成了咖啡馆之类的地方。和后者相比,它显然还有个优势:开得晚,以及有更适合中国人的食物。

周诗尧在上海工作近两年,租的房子就在桃园眷村泰州路店附近,他每次去光顾都是很晚的时间,他告诉我们,加完班之后整个人很累很无奈,吃着他至今仍觉得很贵的包子,又反过头来,用体谅店内夜班店员的方法来体谅自己:“他们上班也挺辛苦的。”

任越凭在上海火车站的一家公关公司上班,经常加班到很晚,有时候工作到 11、12 点结束,和同事驱车从新静安区开到老静安区的桃园眷村,“我们说:‘吃什么?不要太 Heavy 的那种’,这里就变成我们加班常吃的宵夜。”

同样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的杜艺雯刚工作未满一年,对桃园眷村并不感冒,公司对面就是比它便宜一半的阿文豆浆油条。霍山路的阿文豆浆油条店已然冠上“夜市”的名号,每天深夜后人头攒动。吴宁刚告诉《好奇心日报》,老店(泰州路店)最近已经改为 24 小时营业,“上海的晚上总有各式各样不睡觉的人。”

陈菡陪她的台湾朋友来吃桃园眷村,一直在说贵贵贵。“对他对我,都没有很惊艳。朋友还说要不要让他妈妈也来上海开店。”即使如此,陈菡后来又去光顾了 3 回,因为桃园眷村开到半夜两点,和朋友唱 K 出来可以当夜宵,“这儿宽敞、干净,适合深夜和朋友聊一聊。”


以新天地店为例,桃园眷村每天的客流大约在七八百人,周末可以到 1000 人以上。“平时以服务商场的人群为主,晚上七八点办公楼里的人会来吃正餐,过后还有附近出来玩的,再晚,就是夜场出来的人。”吴宁刚说:“你知道广告公司的人,加班会加到多晚吗?”

环境和宽阔的空间,是食客来这里消费的另一个主要理由。王柯翔在外滩上班,第二次来桃园眷村是约了客户谈公事,他表示“吃的东西无所谓”。附近一家制造业公司上班的 Ada 已经来消费了八九次,她觉得这个地段、这个价格能够接受。而根据吴宁刚的说法,曾经有楼上公司的员工一大早来店里的吧台开早会,顺便吃早饭。

陆敏敏第一次吃桃园眷村的时候,那家店还在试营业。在她的定位里,桃园眷村是周末 Brunch 的选择之一,和卖西式简餐的豆苗工坊、主打有机的悦衡食集处于同等地位,“它把一个很传统的东西做得比较洋气,并且做了连锁,可以让游客、外国人吃。我是很支持多样性的。”

这种情绪正是桃园眷村试图营造的效果。水磨石地板、瓷砖墙面,原木桌椅的表层涂了精油,墙上则写着“仁义礼智信”和“时间,在舌尖”……装豆浆的碗喝到见底,你可以读到一首诗。这些设计是让顾客觉得“有点特别”,但在连锁餐饮的业态里,并不是一个有性价比的做法。

“(桃园眷村的)榫卯结构和市面上的东西不一样。它的地面都要打磨、养护,有很多连锁品牌不会用的材料。”做店铺设计的睿集设计创始人刘恺第一次接触桃园眷村也是通过微信朋友圈,“朋友带着孩子去南丰城店学做 DIY 豆浆,所以一开始我以为这是个教育机构。”

“更何况,北京上海有好的施工单位,如果你要下沉,有些工艺搞不好还没人会做。”刘恺表示:“它(桃园眷村)还是在拿传统单店的模式在做这个事情。当然,有可能和新品牌有关。”

湖滨道店

如果从饭店运营的角度看,目前桃园眷村的人均客单价来和它的店铺装修格调并不匹配,足以称得上奢侈。增加菜单类目,可能是一个提高利润的做法,但吴宁刚说,桃园眷村的定位是台湾小吃,不能卖牛肉面、快餐饭。而目前唯一可知提升效率的地方,就是中央厨房统一采购节省的成本,但面粉、黄豆送来,还是得当场和面、现磨。

规模化的过程中,也已经出现了客群不符、服务失准的问题。@rockssean2 给北京三里屯店的评论是“全程要自助服务”。成都网友@淡如水_相见欢 在万象城店的点评中表示:“性价比低了点,而且菜品让我觉得吃饭时间好尴尬。”

南丰城店的亲子DIY 区域

在我们采访的十几位消费者里,几乎没有人提及桃园眷村食物的口味特色,环境和“场合合适”都占据了主要的消费理由。

今年1月,桃园眷村董事总经理聂豹曾宣布,计划今年再开15家分店,5 家在上海,10家在其他主要城市布点。若要继续维持这样的价格和成本,选址和附近的客群就变得更加重要。

“我们还尝试做社区,看看在那里我们的店能不能生存下来。”吴宁刚说,“不过下一个店还不在社区,在久光百货里面。”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朱凯麟)

--------------------------------------------------------------
这儿宽敞、干净,适合深夜和朋友聊一聊。”
我已被蟒蟒苏跪了
我决定我要产昕博小甜饼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