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濑哀

致力产糖一百年!山风最高!乒乓球重度中毒中!楼诚初心不改!

【胖雨】七日谈·唯美食与爱不可辜负01

AU,2021年
我大概是来卖我大妖都的安利的~
谨以此文向 @智窑控股 太太表白,太太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突然兴奋.gif)

以下正文

那年春节樊振东带着周雨回了广州。

其实本来他们之前约好是去欢乐谷小分队四川分舵来个深度游,结果老朱那里临时有点事情搞不定,打电话回家时惊奇的发现周家爸妈和樊家爸妈不约而同的“以为你们不回来我和你爸已经订好了春节出境游去过二人世界啦”一对去东南亚一对去欧洲。最后被父母们糊了一脸狗粮的两人一合计决定回广州——毕竟他们胖球队的蓝孩纸们都是公认的特别能吃嘛~广州,那可是有名的吃货天堂。

 

北京到广州的动卧是非常贴心的夕发朝至,他俩和队友们吃完今年的最后一顿饭悠悠闲闲的带着行李奔着北京西站去。

 

已经是年廿八了,大部队基本上都已经撤离了帝都。伤痕累累地忙碌了一年的人们都提着大包小包朝着那个心中的地方不辞辛苦的洄游,不管是收获颇丰的衣锦还乡还是混口饭吃的差强人意,待从头收拾旧山河那都是下一年的事儿了,而现在的主旋律大概就是那首在大街小巷传唱的“有钱没钱回家过年”了。

 

人潮如织的候车大厅里,他与他肩挨肩坐着,勾着彼此的手指,仿佛这一刻可以这样一直到天荒地老。

 

比飞机头等舱还要贵一点的价钱体验到了值回票价的服务——没有熊孩子的尖叫哭闹也没有倒人胃口的抠脚大汉,在两人独享的四人间美美睡了一觉的年轻人们活力十足,从广州南站出来钻上一辆出租车奔驰在和北京一样快成了空城的广州一路飚回家里。

 

早上出门赶飞机之前樊家妈妈已经在电蒸锅里准备好了叉烧包、流沙包、干蒸和水煮蛋,旁边还压了张字条写着牛奶酸奶去冰箱里自选。

 

打开冰箱门的樊振东简直怀疑自家娘亲这是要他们自炊的储备量。

 

什么皇上皇的腊肠福合埕的牛肉丸、各种广州酒家的速冻点心和饺子、球生菜西兰花黄瓜彩椒、草莓车厘子黑加仑香蕉牛油果圣女果、连丘比沙拉酱都准备了三种——千岛、焙煎芝麻和卡路里减半。

 

“厉害了我的伯母!”周雨从他身后探出头望了望壮观的冰箱,顺手给樊振东嘴里塞进了一片剥的很完整的碧根果,“我刚在客厅茶几上还看见有一堆坚果和零食什么的~”

 

每逢佳节胖三斤——啊!多么痛的领悟!

 

 

---------------------------------------------

 

风卷残云吃完早饭的两个人奔着第一站去了——获得广州市文明示范校园光荣称号的同福中路第一小学,哦对了,新科奥运冠军兼大满贯樊振东就是这所学校的知名校友。

 

其实之前樊振东就问过周雨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周雨停下了操纵着鼠标毫无意义的飞速滚动着广州旅游攻略搜索结果页面的手指,用那双不论过去多久都是那么一眼万年的眼眸看着他,嘴角勾起让岁月和时光都会为之变得温柔的微笑。

 

我想在你的城市里走你走过的路,看你看过的风景。


 

已经放了寒假的学校大门自然是铁将军把守,只有传达室侧门的开着,里面坐着两个捧着搪瓷茶缸的中年大叔。

 

“你哋揾边个啊?”

“我以前系呢个学校嘅……今日就系想返嚟睇睇…”

“唔得啦唔畀入嘅” 

 

除了唱歌之外,周雨很少见听樊振东讲广东话,连和赵钊彦或是林高远他们广东同乡会也都是那一口大碴子味道的普通话。不同于吴侬软语的儒雅倜傥,如果要形容的,大概就是迷妹们在樊振东很久没更新过的唱吧里面《天梯》或是《无条件》下面的留言里那句最常见的“苏断腿”了。周雨听不懂粤语,但是从门卫大叔的摆手的动作和樊振东的表情大概能明白交流的结果,他正打算扯扯他的袖子跟他说算了的时候,另一个大叔忽然拍拍刚讲话的那个人,又指了指离门口不远的宣传栏。

 

即使还隔着一段距离,但周雨一眼就能认出来,那张就在几个月前被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刊登着的照片,披着国旗站在奥运领奖台上的,他的小英雄。

 

周雨眯着眼睛想要看清宣传栏上的图文,没怎么听他们的交流(确实也听不懂),看这情形估计是他的小英雄刷脸成功有戏唱。

 

“唔该哂唔该哂!”

 

最后是这句樊振东教过他的“谢谢”结束了对话。笑成大小眼的那个人揽过他的肩膀,手滑到后背的蝴蝶骨微微用力推着他往前走。

 

“搞定了?”

“其实也不算啦…只能站在这里望两眼…”樊振东摇摇头,“毕竟按规定来说假期肯定不能乱放人进校区,而且到处都有监控探头盯着,我也不好意思让人家难做……”

“嗯嗯~也都是按规定办事嘛~这样也就够了”

 

《从同福中一小走向世界的大满贯》

斗大加粗的标题气势磅礴,神来之笔的配上幼圆字体竟然莫名的契合东皇本人的反差萌 。估计宣传部为了这期专栏应该是做了不少工作,除了那些在媒体上常见的图,还有同福中一小秘藏的独家照片了。

 

看着满脸“幼小的奶白团子真真是世界的宝藏”的周·世界第一胖吹头子·雨一边疯狂的按着手机的摄像快门拍拍拍一边忍不住惋惜这些陈年旧粮的清晰度,樊振东感叹的倒是这些都不知道是啥时候拍的照片到底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面挖出来。

 

一张照片仿佛制作切片标本一样把时光长河中的一个点冻结在那一瞬间,宛如一颗被悉心珍藏着的种子。当种子遇见名为记忆的肥沃土壤时就能在一刹那变得枝繁叶茂。跟着那些文字开出一路花海的他往前走着走着就看见了那朵只属于他的世界唯一的花。

 

那年,一个顶着一头非主流炸毛、眼睛却装满星辰的少年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后来,小团子渐渐开始抽条,少年也愈发的俊美,他们飞到全世界的各个地方磨炼自己,在肖邦的故乡里刻下最年轻巡回赛单打冠军的记录、跟着同去的哥哥们尝试了卡塔尔特色的烤全羊哈穆拉和椰枣饭、经历过科威特城的程序繁杂又隆重无比的熏香告别仪式、也忙里偷闲的两个人给香榭丽舍大街压马路、或是在斯德哥尔摩的酒店里投影别人的拍好的照片打趣着说四舍五入也算到北欧看过极光了等以后有时间再来搞正式版。

 你不是我的全世界,但我的全世界哪里都有你。

 
tbc

皇上皇的腊肠用来做煲仔饭真的好吃啊啊!
福合埕的牛肉丸我一个人可以吃掉一包!
各种广州酒家的速冻点心在不能出门吃新鲜现做的时候就非常方便了~冰箱必备!

作为一个会听能讲不会写的半个广州人来说……那段文字我只能上翻译机了……欢迎捉虫……

中间诡异的那个长微博图片因为发布时候告诉我含有敏感词……EXO ME???WHERE???

附送一枚樊团子和一期(?)同福中一小校刊

下期预告:
跟着东皇游广州“四大丛林”之冠海幢寺~品广州美食啦~





评论(12)

热度(56)